學界動態您的位置:首頁 > 學術交流
【紫金聯合主辦】學術研究與智庫應用之融合
發表于 2016-09-14 | 480次閱讀 | 作者 管理員 | 來源 本站

   自去年以來,中國高校掀起了一輪智庫建設熱潮,但高校學術研究與智庫應用之間仍需要橋梁。第二屆“中國新型智庫建設”學術研討會第三場分論壇,就此話題展開了討論。分論壇三由上海市高校智庫研究和管理中心沈國麟副主任主持,四位專家從不同視角探討了如何將學術研究應用到智庫服務中來、如何進行高校智庫建設及制度創新等。
 


江蘇省委《群眾》雜志副總編
創新型城市研究院首席專家李程驊教授
   關于社科期刊如何服務智庫建設,江蘇省委《群眾》雜志副總編、江蘇省級重點培育智庫“創新型城市研究院”首席專家李程驊在其報告中指出,社科學術期刊要在一定程度上改變其傳統的辦刊模式,有意識地發揮智庫平臺的作用,加快向服務決策的轉型。他以多年來轉載率、轉引率創“雙高”的《南京社會科學》雜志為例,指出具有品牌影響力的期刊在選題策劃上要主動響應國家重大戰略、聚焦現實問題、提出解決之策,并且用嚴謹的學術話語表述,形成科學的、有特色的智庫服務話語體系。
   對于智庫專家及研究員如何寫出有參考價值的建言報告,李程驊教授認為,最關鍵的在于報告選題要聚焦中央和國家的重要政策,及重大戰略在地方實施中遇到的新問題和對應的解決方案。建言報告的寫法與高校、研究所的學術論文寫法不同,應高度凝練,盡量濃縮在3000字左右。報告開頭可先從幾個方面概括這項研究的重要意義,明確核心概念;報告的具體建言內容應以3-4條為佳,均圍繞解決核心問題展開,一字一句都要斟酌推敲。此外,智庫咨政建言報告的價值應在于提供定性判斷,定量分析可作為佐證材料。精準的話題、精美的文本、科學的表述和能解決決策層最關心的問題,即為一篇高質量的建言報告所具備的四大要素。
 


九三學社思想理論建設研究中心研究員
程  宏
   在題為《中國智庫發展的文化與生態構建》的報告中,九三學社思想理論建設研究中心研究員程宏探討了智庫文化中一些重要名詞內涵以及如何構建智庫生態文明的“共同價值”。他認為,一個真正一流、高端的智庫,其研究報告應具備以下品質特征——選題切合現實、數據詳實、邏輯嚴謹、思想獨立、結論客觀公正科學、建言可操作。而高水平智庫建設發展需要智庫文化的長期積淀,需要健康生態環境的滋潤培育。目前中國智庫數量不少,有專家批評當前智庫狀況是“有庫無智”或“庫多智少”,這是否有些貶低中國智庫暫且不予置評,但有兩個基本事實:一是業內整體關注智庫的外環境較多,例如資助機制、信息數據開放機制和與政府溝通機制等方面;二是在智庫市場及其產品中,一些核心產品產出太少,而一些智庫邊緣產品和外圍產品則出現產能過剩。大多數情況下,公共政策的產出是一個逐漸改良的連續過程,因此智庫不一定全是新政策的發明者和制造廠,但要成為現有政策的改造者和檢修廠。這就要求智庫專家具有較強的問題意識(質疑精神),能夠現實關照、發掘細節問題,把握國際化視野,強化獨立分析思考能力,不斷產出科學、可行、高品質(有思想價值)的智庫研究報告,最終成長為現代高水平智庫。
 


上海市高校智庫研究和管理中心執行副主任
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沈國麟
   上海市高校智庫研究和管理中心執行副主任、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沈國麟結合自身的經驗,就高校智庫面臨的問題及高校智庫如何反哺大學建設闡述了自己的見解。他認為,當前高校智庫面臨的問題不是智庫本身單獨面臨的問題,而是整個高校管理體制共同面臨的問題,比如學術研究不夠接地氣、沒有解決中國現實問題的意識、在決策咨詢和建言方面的成果得不到承認與認定,及青年學者任務過于繁重等。高校智庫建設面臨著三大矛盾:一是學術研究與決策咨詢研究之間的矛盾;二是資金投在人還是機構建設之間的矛盾;三是注重學科建設還是智庫建設之間的矛盾。
   沈國麟副主任指出,高校智庫是在大學的體制機制下產生的,其建設不能破壞原本的高校利益格局,而應反哺高校的學科建設和“雙一流”大學建設。如何反哺?1,智庫建設可以引導高校學者、尤其是年輕的“海龜”學者更多地關注中國面臨的問題;2,智庫可充分發揮其在吸納政府資金、課題經費和社會資金方面的優勢;3,智庫可率先在人才引進與培養上進行創新,建立引進各領域高水平實務專家的旋轉門機制,并建立院系與智庫之間人才雙向流動的校內“旋轉門”;4,智庫應與學科實行研究成果共享,成為推動高校科研體制機制改革、創建中國特色的知識體系和建設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學中的重要貢獻力量。
  


廈門大學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廈門大學王亞南經濟學特聘教授
博士生導師李文溥
    對大學智庫的價值中立性與獨立的價值傾向性問題,廈門大學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廈門大學王亞南經濟學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李文溥認為,并沒有無價值傾向性、純“客觀、科學”的政策咨詢建議,智庫產生政策影響的重要基礎之一是智庫與政策制定者之間的價值一致性或相容性,這在政府所屬的研究機構中基本是不成問題的,但也在很大程度上使之失去了智庫基本功能,轉化為政策決定者的筆桿子、政策闡釋者而非真正意義上的政策咨詢者。而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大學智庫地位相對超脫,顯得特別珍貴。但是,如果缺乏合理的制度安排,大學智庫也可能喪失相對獨立性,淪為政策制定者的附庸,其負作用甚至會超過政府的研究機構。
    李教授提出了保障大學智庫相對獨立性的根本制度安排,即“三不”——不表彰、不考核、不根據業績(至少短期業績)決定撥款。第一,不根據所提供的政策咨詢報告是否被采納對大學智庫的研究人員予以獎勵及表彰,避免揣摩上意的預設立場研究,以保障政策咨詢報告的科學性;第二,不以提交的政策咨詢報告數量及獲政策制定者批示的等級與數量計算工作量,不以此決定聘任與否、晉職與否;第三,高校應在資源、時間、精力上對從事政策研究和政策咨詢工作的教師、研究員進行一定保障和補償,為其適當減少教學與科研工作量指標,不根據業績(至少是短期業績)決定撥款。

?
版權所有©四川信息管理與服務研究中心
copyright 2015-2017Center for Information Management and Service Studies of Sichuan,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青龍大道59號西南科技大學東6A-506四川信息管理與服務研究中心辦公室

郵箱:[email protected]
乒乓球教学视频50集